文章

给企业信息化“松绑”

2003-06-27计算机世界报

825阅
    编者按

    在现代管理软件的实施中,软件产品的既定模式与用户的定制需求始终是一对难以解决的矛盾,产品的标准化和个性化在开发商和用户之间,有如跷跷板的两端,一方提高时,另一方就必定会下降,很难保持应有的平衡。在中国,这一矛盾已经成为制约ERP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用户才是市场的主宰,ERP当然也不例外。一段时期,人们对于ERP在企业的实施失败,早已经司空见惯,对其成败的根本原因也是众说纷云。其实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在于,ERP产品能不能给用户的个性化需要留下足够的空间,长期以来,ERP系统都采取固定的框架,而实施期间又经常产生重组流程和修改软件等问题,导致ERP的实施履受挫折。 从2002年开始,国内一些管理软件开发商,相继推出具有模块化特征的管理软件产品,他们将其称为“管理软件平台”,并一致认为:这是管理软件市场的一场革命,这一变化使得企业可以选择恰当的技术平台,在恰当的时间处理恰当的信息,以满足发展的要求。然而,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主要是国际ERP厂商),这只不过是国内管理软件厂商的又一轮炒作。因为基于标准模块的ERP产品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产生了,产品化的东西,只不过是国内厂商经过十多年项目实施经验的积累,以及对应用的优化而形成的,并不是什么“变革”。
    所谓“平台型”的管理软件,其主导设计思想其实就是“以客户为中心”,追求的是快速适应用户需求的变化,其产品架构非常灵活,在保证主体框架不变的前提下,用户可以很方便地进行改动,而且由于开发商在设计过程中,采取了一系列的技术简化手段,使得用户在二次开发或配置时,周期短、成本低。另外,平台型ERP还具有开放的体系,它可以充分容纳多种管理组件,甚至设计自己的二次开发语言,依靠在这些技术手段,用户可以更加容易地根据自身的需求变化开发个性化的业务流程。
    为了让读都更加深入地了解国内管理软件开发商提出的平台化概念,方案评析栏将目前不久在中关村IT专业人士协会“IT沙龙”专题讨论中的主要观点,并针对目前国内市场上已经正式推出的“管理软件平台产品”进行分析比较,希望使用户了解“管理软件平台”的真正内涵。


    “平台”给应用带来哪些改变?

    郑雨林:用友是一家管理软件公司,并不是一家平台软件公司,但是我们的管理软件都是基于平台的。我们过去有很多产品线,现在我们将所有的产品和应用统一在一个平台之上,给我们自己带来了很大的价值。管理软件平台对我们来说不是泡沫,但也不是革命,对一家ERP厂商来说,它只是一个业务基础。其实,在软件市场有三种做法,第一种做法就是只做平台,并不做应用,就像BEA;第二种是只做应用不卖平台,但是应用可以基于平台,也可以不基于平台,比如SAP公司;第三种模式,既做平台又做应用,比如Oracle。
    付毅:我们认为管理软件平台是一种开发模式,基于这样的平台技术,未来的产品可以有更好的集成性、开放性和扩展性。但是最近可能会有产生泡沫化的危险。为什么?我看了很多业内评论,都谈到有了管理平台,中国的软件行业会带来一个颠覆性的发展,甚至有文章说,有了这样管理平台,中国会产生一两位基于这个平台技术的软件巨人。这种想法的确有了泡沫化的苗头,因为它对平台价值的理解有一些模糊。
    在实际开发上,平台技术在国外也是比较难的领域,只有少数厂商才能拥有,而真正的软件平台技术的关键点,就是能否具有动态的开发环境,拥有了动态的开发环境,一些所谓的扩展性、集成性、统一性才能实现,没有模型化动态的系统,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平台。
    张怀清:管理软件平台现在说革命我觉得还早,说泡沫可能有一点。但这种发展在中国的确是一种变革,因为传统管理软件方式阻碍了产业的发展。
    杨汉东:我认为它可能是一场革命,因为虽然说它只是一个新的技术应用,但是它的确在改变传统软件开发、销售、服务的模式,而且这种模式的改变完全以客户为中心,是三方协同。这就意味着当客户发生变化时,软件厂商能迅速地跟进、响应,这一点传统软件很难做到,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革命。
    另外,这种变革改善了服务模式。如果说我们的服务普遍是低水平,可能很多技术人员不认同,但事实上很多软件厂商的服务人员仅仅比一般客户知道得多一点而已,如果这些服务人员有很好的工具,那他就能提供一些更深层次的服务,或者采取某种联盟的方式,使分工更细,这种变化可能会使未来的竞争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化。
    马科:平台是一场革命,它也必然有很多泡沫。其实任何一场革命开始的时候,泡沫肯定会有,但最重要的是看泡沫推掉之后是什么。我认为在管理软件全球化竞争,以及市场化大规模定制、集成化形成时,当管理软件无法给客户准确的答案时,就需要产品的诞生。
    不管怎样,平台这个领域已经走过了一个转折点,这场革命已经拉开序幕,现在大家都在做平台,这说明从今年开始,作为管理软件平台的产品已经成为业内最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用户心目中的平台到底是什么?

    马科:ERP的管理思想是被认可的,但是ERP的实施让人难以接受。企业个性化和持续完善已经成为企业竞争的基本战略和现实,管理软件大规模定制已经成为一种日渐普遍的市场需求,各个行业需要的是符合自己特殊需要的管理软件,人们都希望在管理软件厂商这个群体能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业务基础平台就是一种基础工具,这种工具使大规模定制成为可能,使得用户的最终需求得到满足。
    王志东:我们心目中的平台是不是就是客户心目中的平台呢?其实我可以讲用户不需要平台,用户不关心平台,平台只是实现用户需求的工具或手段。用户的需求在哪儿呢?简单地讲,用户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以人为本的渐进式的信息化平台。在这样渐进式信息化平台里面有几个重要的特点,第一,以人为本;第二,用户不需要偏袒任何一种技术,而事实上任何一种技术有缺陷和长处,所以用户需要的平台产品往往是多种技术的综合体;第三,跨越发展,这不是一步到位的信息化,现在很多海归派向用户灌输一种观点,就是中国的信息化水平比国外落后三到五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概念。中国企业信息化虽然起步晚,但这恰恰是一个优势,所以中国的企业在做信息化时一定要利用更加先进的思想和技术来实现跨越式发展。总起来讲,我心目中的平台是能体现以人为本,海纳百川和跨越式发展的渐进式信息化平台。
    杨汉东:大家都知道我们做了平台,我认为一个企业要做平台必须具备两方面基础,首先是客户基础,因为在平台里面有一个部分叫做公共业务对象,如果你对客户业务不理解,就不可能包装出这么多好的业务对象;其次,应该有技术基础,如果没有很好的技术基础,要做一些非常复杂的引擎是比较困难的。我心目中的平台是以客户为中心,快速适应客户变化,深度满足客户需求,同时面向架构的与技术无关,与数据无关的开发和服务工具。
    付毅:到底什么叫平台,平台的关键点在哪儿?目前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从计世资讯的报告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平台的定义实际上被分成了两个层次,一个叫做基础架构平台,一个叫做业务平台。那么基础架构平台是什么呢?世界上有两大标准,一是微软的.NET体系,另一个是J2EE体系,基础架构平台已经形成了国际厂商的垄断。
    那么业务平台的核心点是什么?就是要实现免编程,在不需要编程的情况下,能够产生应用和业务模式。因此我们所说的平台,实际上是建立在基础平台核心技术之上的,能够实现免编程的动态开发模式。
    “远离”用户能做出好软件吗?
    付毅:实际上平台技术不是让产品厂商远离用户,而是要越来越近。现在为什么出现平台技术,是因为应用越来越复杂,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多,但是过去厂商开发的技术不是平台化的,没有进行动态的定义,拓展性也很差。一旦我们有了这样一种动态、开放的环境,很多行业合作伙伴都会愿意与平台厂商合作,从而开发更贴近用户的应用。
    杨汉东:其实做平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解决客户的问题,快速满足他们的业务需要。所以有了平台之后,厂商会更贴近用户。尽管将来分工会更细,在这样一个供应链当中,与行业合作伙伴相比,对客户需求的了解可能会不那么确切了,从这个角度看好象在远离客户,但我们的合作是建立在共同的价值链上,所以我们并没有远离客户。
    王志东:其实现在业内有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产品服务化、服务产品化。产品服务化就是解决产品厂家和客户距离的问题,尤其是有了网络之后,这种接触变得更加紧密。为什么服务又要产品化?是希望所有的服务都能够以某种标准化、可复制的方式进行推广,这样客户享受的服务也可以通过产品化得到复制,所以我觉得将来最有可能的趋势是产品和服务全面融合。
    马科:商务模式是革命还是泡沫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商务模式建立在什么出发点上。我认为一个软件提供商,如果不能真正关注用户面临的问题,那一切都是空谈。那么现在用户需求是什么?我有几个数据跟大家分享,据计世咨讯和行业权威咨询机构调研,第一,用户对现有应用软件有几项希望,74.2%的用户希望管理软件能持续地变化以适应企业的不断完善,52.7%的用户希望管理软件不要与他们的管理模式发生冲突;第二,有40%多的客户希望由自己来实施,而不是依靠厂商;第三,绝大多数客户希望实施周期在6个月以内,而不是3年。针对这些问题,不管我们卖软件还是卖服务,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客户关心的问题是什么,我相信这样的产品会受到最终用户的欢迎。

    开发商“退守”平台服务怎么做?

    郑雨林:实际上在管理软件行业里,现在发生的和未来发生的事情,在很多传统行业里面早就演绎过了。比如汽车行业,汽车厂商、零部件厂商、修理厂商配合得很默契。但在管理软件行业,分工总显得很困难,实际上就是两个基本点,首先一定要由主流厂商带动相关厂商。其次,不同厂商是有差异的,你的公司定位一定要非常清楚,还是以汽车来比喻,用友就是卖汽车,这意味着我们会发展一批合作伙伴来做维修,也会带动“零部件”厂商,但是不排除我自己也开一些“专修店”,如同汽车工业一样。
    杨汉东:东软金算盘是间接销售直接服务。为什么是直接服务?因为软件产业有它的特殊性,当客户提出修改功能的需求时,通常我们的分销商、服务商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不能把产品的服务外包出去。但是未来服务工具化以后,服务就可以外包了,所以金算盘在服务的时候会分两步走,现在是提供直接服务。
    付毅:金蝶强调把最优势的兵力放在产品和技术上,未来服务怎么做?现在我们提供直接服务,三年之后应该会有一大批专业咨询公司和专业的服务厂商与我们合作,基于金蝶的技术和架构为客户做更好的服务,也就是所谓的增值服务。我们想把增值服务的利润让给合作伙伴,而我们专注于产品,形成一种良好的生态环境,只有基于这样的生态环境,整个中国软件产业的规模才会做得更大。
    
责任编辑:罗伊
读者评论 (0)
请您登录/注册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