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当武汉解封遭遇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七点思考与建议

2020-03-26黄培

452阅
    今天是3月28日,周六,武汉封城第66天,这两天武汉进入了倒春寒。3月25日,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解除封锁,武汉市开始开行部分公交。而今天,武汉市的大部分地铁线路已开始恢复运行,更多公交线路恢复运行,到达武汉的列车也开始运行,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其它机场已开始运营。4月8日,武汉将彻底解除封锁,除北京和国际航班之外,其它国内航线,以及高铁将全面恢复运营。除了前几天出现一例确诊病例之外,武汉和湖北省又连续几天归零。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仍在救治的确诊病例只剩下9人,其中重症4人,已基本清零。武汉市还有2517个确诊病例在救治,其中重症病例882人,昨天治愈出院360人。到4月8日,武汉市的确诊病例应该会基本清零了。目前,武汉市的风险等级已降为中等风险,其中,新洲、黄陂、蔡甸、江夏和东西湖五个区降为低风险区。

    看到这些新闻,心中略感欣慰,比我在多篇文章中呼吁的各项“开封”时间只晚了约一周。不过却也没什么欣喜,因为这比我们原计划春节后上班的时间已经晚了两个多月,对于企业而言,各种损失是很难弥补的。前所未有的76天封城,虽然封住了新冠病毒,却也彻底打乱了企业的运营计划。同时,湖北省的解封也并非一帆风顺,已经出现了湖北人在返岗过程中遭遇歧视和不合理隔离的问题。昨天,在湖北黄梅和江西九江之间的长江大桥上,还出现了九江方面阻止湖北的健康人员和车辆过江的事件,好在今天已经解决。

    武汉正在逐步解封,但国外的疫情迅速蔓延的程度远远超过预期,目前确诊病例已超过53.2万人,病亡人数超过2.4万人,增长速度惊人,真是令人揪心。其中,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发达国家的扩展非常严重,呼吸机奇缺。中国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呼吸机。今天看到,美国也开始有医生乘坐飞机驰援纽约。现在,纽约已经成为美国的“震中”。而英国的查尔斯王储和约翰逊首相也感染了新冠病毒,祝愿他们早日恢复健康!今天在网上查询我在EMS寄往意大利和美国的防护物资。意大利的包裹已经出境,但状态不明;美国的包裹还在上海,服务人员告诉我,由于民航航班急剧减少,只能等货机,实在不行会走海运。真不知道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回想起武汉1月份信息不透明的三个星期,如果当时能够及时将“人传人”的信息公开,把疫情控制在局部范围,也不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反过来说,当前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迅速蔓延,也印证了如果1月下旬武汉不采取封城措施,中国的疫情会发展得何等严重。截至目前,我国的境外输入病例已达649例。中国已宣布禁止非中国公民乘坐国际航班前往中国,并大大缩减了国际航班。虽然钟南山院士认为中国不会出现疫情的二次爆发,但也有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出现疫情的二次爆发。无论如何,各省市必须严格管控,密切追踪,将输入疫情控制在最低水平。

    武汉正在有序解封,但我心中却感觉有些忐忑不安,一直在反思以下几个问题:
    
    1.为什么对于新冠疫情的认识,西方发达国家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如果说1月下旬中国疫情爆发的核心原因是因为民众不知道新冠病毒“人传人”,那么为什么这么多西方国家,在信息非常透明,而且已有武汉前车之鉴,并确知新冠病毒传染规律的情况下,却仍然“中招”?难道武汉疫情的教训还不够深吗?一个具体实例就是意大利在很早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他们只是追踪了直接来自中国的感染者,而对于来自其它国家的入境者却没有及时进行管控。此外,前阶段中国疫情高峰期已经显示出对防护用品和药品的爆发性需求,为什么其它国家没有未雨绸缪?今天,美国的同学告诉我,尽管美国的医学专家明确表示羟氯喹+阿奇霉素可以有效治疗新冠,但目前却出现药品紧张的问题,只能提供给重症患者。中国城市中的小区、政府机构、公共事业部门、企业、大学都有围墙,有利于做好隔离,而西方国家大部分机构和住宅却没有围墙。武汉抗击疫情一条重要的教训是轻症患者在家隔离效果不好,直到后来建设方舱医院才扭转了局面。然而,大部分西方国家已经到了现在社区感染很严重,才开始建立类似的方舱医院。此次新冠疫情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在大城市,人口密集的地区感染率高。这方面,西方国家也没有很好地吸取中国的经验教训。


    2.西方国家疫情加重,对中国企业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从目前来看,西方国家疫情加重,已经对我国的外贸行业带来了直接影响,大量订单取消或推迟。除与抗击疫情直接相关的行业的订单会有爆发性增长之外,生活必需品行业的企业订单会保持相对稳定,而对其它出口导向型的行业,显然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前两天,东莞有一家FOSSIL手表的代工企业宣布辞退所有员工。还有一些沿海企业正在加班加点交付已签约的订单,以避免国外客户取消订单。欧美主流汽车企业、航空企业停产,也势必对中国的零部件供应商带来直接的冲击。尤其是对湖北省和武汉市的企业,由于复工时间比外省企业晚了一个多月,因此受到的冲击会更大。

    3.湖北、武汉解禁之时,正是国际疫情爆发期,如何避免境外输入病例?

    目前,中国只剩下七个省区还处于清零状态,其它省区刚刚消灭了本地病例,又产生了境外输入病例及其感染的病例。湖北省和武汉市在封闭期间,尚且比较容易管控,而解除封锁之后,势必在人员流动过程中带来外来病例进入的风险。虽然湖北省已出台相关文件,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必须立即通过数字化手段,对每一个入境者进行全程跟踪和追溯。希望通过严格的入境隔离两周的新规,以及全程追溯,来避免湖北省和武汉市产生输入病例。

    4. 湖北武汉尚有不少无症状感染者,部分出院患者未进行抗体检查,如何确保不再传染?

    一项最新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结果表明,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对密切接触者的传染率(4.11%)与确诊患者相近(6.3%)。这表明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追踪十分重要。另外,武汉市大部分早期治愈出院的患者和近期从方舱医院出院的治愈患者并未进行血清抗体检查。抗体检查结果如果是IGM阴性和IGG阳性,才能表明新冠病毒已经完全清除,并有了抗体,不会传染别人,也不会被传染。有些文章指出,无症状感染者所占的比例很大。那么,近期还需要医学专家给出明确的解释,如果说无症状感染者已经自愈,肯定能够产生抗体,那当然也就可以让健康人群放心。同时,也建议我国各地立即对所有治愈患者和已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进行抗体检查。


    5. 武汉企业复工了,但出不了差,怎么办?

    现在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已经逐渐解决了健康码互认的问题,湖北人到大部分地区,可以凭绿码不用再隔离。但现在所有的规定仍然是“除武汉”。那么,在4月8日武汉解禁之后,是否还会存在到各地出差被隔离14天呢?希望在这十天能够听到明确的通告。因为,还有很多差等着我出呢。对于诸多武汉企业,也存在这样的现实问题。现在的企业有多少能够等在家里,让客户上门呢?


    6. 除了“恐鄂症”,还有几万名康复者如何回归正常生活和工作的问题。

    目前,各方面的专家谈到复工返岗,都指的是健康人群。但实际上,已经治愈的几万名患者,尤其是轻症患者,在政府继续关心和关注他们,帮助他们彻底恢复健康同时,也存在尽快回归正常生活和工作的现实问题,以及隐私保护的问题。目前,一些康复者已经被邻居视为另类。所以,我建议在推进康复者抗体检查的基础上,也要对健康人群进行科普教育。只要康复者确实不会再传染别人,就完全应当把他们当作正常的普通人。

    7. 中国应当有选择地支持友好国家抗疫吗?

    这两天有些舆论认为,我国应当只支持友好国家,在政治上与我国有分歧和矛盾的国家不应当支持。我认为,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已经基本平息的情况下,应当尽全力支持其它国家抗击疫情,彰显我国的的大国风范。无论是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只要与我国有各方面合作的国家,无论有何矛盾与分歧,中国都应当尽力给予物资、人员和技术方面的全力支持!当前,全球抗击新冠疫情已成为一次“世界大战”,支持别国抗击疫情,是基于人道主义的援助。同时,在深度全球化的今天,各个国家在互相帮助的同时,也能够互惠互利。

    以上是这些天的几点相关思考。敬请批评指正!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读者评论 (0)
请您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