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关于创新的联想和联想的创新

2021-12-02黄培

685阅
    最近,联想集团再次上了热搜:先是国庆节之后,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招致了关于联想集团研发投入不足的批评;接下来,在“双十一”大卖75亿之后,又突然遭致一些激烈抨击。前几天,我仔细阅读了一篇认为联想本来就不该做技术创新的文章,感觉尽管内容有很多可取之处,但标题却值得商榷。因此,特此撰文,从关于创新展开的联想,以及联想集团的创新两个方面,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 关于创新的联想

    关于创新,可以从很多不同维度来划分,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专门的文章。比如,按照创新的范畴可以包括产品创新、工艺创新、技术创新、材料创新、流程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等等;从创新的程度可以分为渐进式创新和突破性创新;从创新的类型可以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等。

    现代制造业“产品”的内涵发生了巨变:产品结构越来越复杂,从纯机械产品演化为机电软一体化产品;从单元系统演化为复杂的系统之系统(System of system);从孤立使用的产品演化为智能互联产品。而企业的业务模式也从卖产品转向卖产品加服务,甚至完全按照产品使用的绩效付费。

    随着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已经没有哪个企业可以独立完成所有创新的过程,需要进行广泛的供应链协作,每个企业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实现专业分工和“归核化”。例如,不论是波音、空客还是我国的商飞,都并不研发和制造航空发动机、航空机载系统、航电系统,甚至飞机上的卫生间,但是整机制造商负责进行整体的系统设计,实现各个子系统的集成,确保整机的性能和安全性,因此,集成创新也一样有很高的要求。汽车行业也是如此,例如博世(Bosch)并不制造整车,但博世却是全球汽车行业最顶尖的一级系统供应商之一,提供很多关键零部件,包括智能驾驶系统。而IT行业也更是如此,有做CPU的Intel和AMD,做GPU的NVIDIA和AMD,还有做存储芯片、做电池的各类厂商,以及微软等提供操作系统和各类应用软件的厂商,当然也有像联想、惠普、戴尔、ACER这样的OEM(主机厂)厂商。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供应链的竞争,集成创新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尤其是对供应链风险的管控能力是考验各个行业主机厂“武功”高低的核心指标之一。

    关于“微笑曲线”,有一个长期的误解,就是认为其含义是说制造的附加值很低,最不赚钱,所以有实力的企业最好不做制造;而产品研发和市场销售才是真正能够获取高额利润的领域,所以企业要强化微笑曲线的两端。为了真正理解“微笑曲线”的内涵,我曾经在2012年11月专访了提出“微笑曲线”的IT界“教父”施振荣先生。他告诉我,其真正含义是,一个制造企业要能够发展壮大,首先要能够制造出一个好产品,能够产生规模效应,赚到支撑企业发展的足够资金,然后再加大投资,提升自己的研发能力和市场营销能力,如果说十年能够把制造做强的话,研发和营销能力的修炼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因为在全球化的今天,产品研发是全球市场的竞争,需要持续的投资和更长期的积累;而市场营销是区域市场的竞争,在每个区域市场都会有不同的竞争对手,都需要实现本地化运营,遵循各国的标准和法规。由此,我认为,能够把制造做到极致是一种强大的竞争力,富士康、捷普和立讯精密的迅速崛起都是很好的案例。
 

2012年专访IT行业著名企业家施振荣先生
 
    最近在一次e-works论坛上听到一位专家介绍“穹顶曲线”,我深有同感。其含义就是,在制造业各个细分市场,能够把制造、工艺、材料做到极致,能够保证高良率和低成本的企业,才能成为该细分市场的龙头企业,而台积电就是一家这样的企业。不少全球大公司能够设计出7纳米的芯片,但只有台积电能够掌握这种复杂芯片的极限制造工艺,他能不牛吗?在全球缺芯的当下,我相信台积电是卖方市场,完全可以要求客户先付钱再供货。

    任何一个制造企业,其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什么?是Q、C、D,即质量、成本和交期。有些专家加上了I,即创新,也有专家认为应该加上了S,即服务。但无论如何,一个企业如果做不好QCD,活都活不下去,还谈何创新?谈何服务?一个主机厂有众多供应商,要实现供应链协作,需要根据客户的订单,管控好供应商的交期、质量和成本,而自主制造更有利于确保交期、成本和质量,但是需要更强的制造能力,因为工厂的价值链非常复杂。因此,各个细分行业的主机厂都会在关键零部件是外采还是内部制造方面进行权衡,涉及产品关键Know-how的进行自制,例如电脑和手机的主板、总装和测试,而自己做不了的核心零部件或元器件,自己不擅长的制造工艺,以及低技术或低附加值的零部件制造外包。

   过去二十多年,从互联网到物联网,再到工业物联网,从人工智能到工业大数据,从三维设计到数字孪生,从ERP到MES,再到MOM(制造运营管理),从虚拟现实到增强现实,数字技术的巨变给各行各业带来了转型的机遇,也深深地影响着每一家企业,并涌现出小米、京东等新兴的数字化原生企业,而对于广大制造企业而言,需要迅速从传统制造模式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的模式转型,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迁徙!



二. 关于联想集团的创新

   要谈联想有没有创新,首先应该判断一下联想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联想有很多“标签”,有很多类型的产品线、面向诸多行业的智能解决方案和服务。但是,对于从“贸工技”战略一路走来的联想,我认为最重要的“属性”是,联想是一家发源于中国,服务于全球的IT产品制造企业。在最新的2021/22财年第二财季的季报中,联想集团的营业额达11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其中IDG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的营业额达992亿元,同比增长21%,在联想集团总收入中的占比达85.8%,这应证了我的观点。  

    既然是制造企业,就应当遵循制造业的创新逻辑。从车间联网到设备数据采集,从柔性自动化产线建设到精益生产,从MES到APS,从ERP到PLM,从产品设计到虚拟仿真,到模块化设计到各类BOM管理,从试验测试到虚拟测试,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只能“壮志未酬身先死”!在数字化转型和自动化建设方面,联想集团开展了长期实践。
   
   谈到联想的创新,我认为有两点非常突出。首先是联想的国际化运营能力,一家诞生于中国的企业,真正走向国际化、全球化,在各个区域市场聘请当地的管理者和员工来运营,并实现稳定盈利,这是我国制造企业实现发展壮大需要具备的关键能力。另一点是联想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联想建立了供应链智能控制塔,通过构建数据驱动的智能供应链生态体系,提供供应链的实时数据、智能分析和决策支持。2021年,联想再次入选Gartner评选的全球供应链25强,排名第16位,是唯一一家上榜的中国制造企业。该排名根据ROPA(有形资产收益率)、存货周转率、收入增长率和ESG(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等指标进行客观评分,联想集团能够得此殊荣,说明确实具备了很强的供应链管控能力。试想,联想集团每年有几千亿的销售额和采购额,如果没有极强的供应链管控和成本管控能力,没有强大的数字化系统支撑,根本就无法正常运营。

     专利是体现企业创新能力的核心指标之一。根据《光明日报》报道,联想目前在全球持有的有效专利及专业申请数量超过2.9万件,其中85%是发明专利。2016年以来,连续五年进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授权榜单前十名。目前,联想拥有21,658项已授权专利,其中5G标准必要专利数超过1500件。
 

联想武汉工厂

 
    联想的武汉工厂离e-works总部的距离只有一两公里,我去过好几次,最近一次是2021年的1月1日,我应邀观摩了联想武汉工厂复工复产的展览,令人感动,该工厂几乎是2020年武汉市第一家复工复产的万人大厂。眼见为实,我目睹了这家工厂的持续创新。
 

联想武汉工厂纪实特展

武汉联想工厂复工复产纪实
 

联想武汉工厂推出5G折叠屏手机的新闻



    联想武汉工厂于2013年底建成,占地面积12万平米,建筑面积20万平米,截止2021年10月底,已累计创造工业产值超3000亿元,出口额超330亿美元,连续六年排名湖北省第一。从2017年开始,联想武汉工厂开始推进数字化转型,已取得显著成果: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计划系统APS融合了客户需求、物料供应和工厂资源,显著提高了排产效率;2020年6月,联想自主设计的业界首条5G+IOT组装线“量子线”正式投产,可以快速调整产线的工艺流程及参数,实现不同型号产品间的自如切换;2021年年初,联想武汉工厂自主开发的第三代自动化包装线“凤凰线”正式投用,可以根据不同市场、不同机型,对包装工艺进行自由组合适配,实现柔性生产,产量由每小时300台提高到500台,每7秒就由一台成品产出交付。联想武汉工厂还应用了智能搬运机器人,实时联动自主开发的AGV中控系统,实现了机器人智能化调度、无纸化料箱绑定入库、物料自动上下架等智能物流应用。


    去年,我还率团考察了联想集团位于合肥的联宝工厂。该工厂有很多技术创新、工艺创新,持续进行精益改善和智能化改造,实现了柔性自动化和智能物流应用,2020年的产值超过千亿元,长期是合肥市的龙头企业和第一出口大户。我们参观的笔记本电脑主板柔性智能产线“哪吒线”,自动化率高达90%以上。2020年底,e-works评选了中国标杆智能工厂百强榜,联想惠阳工厂上榜。据悉,联想在全球有30多家制造工厂,其中独资及合资工厂13家。

    在产品创新方面,2021年11月,《时代》周刊评选出“2021年的100项最佳发明”榜单,联想集团推出的ThinkReality A3增强现实智能眼镜与ThinkBook Plus二代双屏笔记本电脑两款产品榜上有名,与新冠疫苗、Boom XB-1超音速客机原型机、英伟达Omniverse AI引擎等一同入选。在近期发布的全球性能最强的500台高性能计算机榜单上,联想集团共有180台上榜,占有36%的份额。自2018年6月的全球性能最强的500台高性能计算集群榜单中,联想集团已经第8次蝉联制造商份额第一。


    当前,我国高度重视节能环保,降低碳排放,提出了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郑重承诺。我查询到联想集团的相关案例,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打造绿色制造和绿色供应链体系,涵盖“绿色生产+供应商管理+绿色物流+绿色回收+绿色包装”五个维度。联想集团采用了再生塑料,以及竹纤维材料进行包装;推广使用了新型低温锡膏技术(LTS),减少35%碳排放;推进绿色货运,促进可持续物流发展,优化运输方式、优化物流网络,推进自动化;提供产品、包装和电池的智能循环回收服务。此外,联想研发的温水水冷技术可以提升高性能计算(HPC)机房算力5%,能耗降低42%。
 

联想在绿色环保方面的创新实践

    如果对标“微笑曲线”,我认为联想的制造能力已经有长期的积累,具备了很强的生产制造、质量控制、成本控制和供应链管理能力;在“微笑曲线”的右边,全球化的营销能力也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平;而在产品研发能力方面,联想具备了较好的基础,目前属于迅速提升的阶段。最近,联想宣布将大幅度提高研发投入,想必也是要进一步提升产品本身的竞争力。
    

三. 对于未来的联想

   以上提到这些创新案例,是联想集团,一个从事PC、服务器及各类IT智能产品制造与服务,并延伸到各类解决方案的联想集团创新实践的缩影。制造业的创新过程极其复杂,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和专业的人才团队,而且需要实现多个部门协同创新,与供应商、客户及合作伙伴协同创新。我曾经应邀与联想高层领导交流智能制造推进策略,也曾在联想技术大会上做过演讲。我深深感受到,联想集团正在积极推进产品创新、工艺创新、材料创新、管理创新、流程创新等多种途径的创新,通过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制造来加速自身的创新进程,并赋能其它企业。

   几年前,我带队在美国考察时有一个故事令我印象深刻。我在参观全球农机巨头约翰迪尔公司的展厅时,看到一张公司介绍的宣传单,非常明显地列出公司的营业额比前一年下降100亿美元,盈利也全面下滑的数据。我想,这家创立于1837年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在近两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艰难险阻,才能够坦然面对市场的风吹雨打,坚守自己的愿景和使命。而联想作为一家成立于1984年,只有37年历史的全球化公司,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每个企业都存在诸多有待解决的问题,在成长过程中也会走过很多弯路,联想集团也不例外,但是,发展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同时,往往在战略上聚焦才能走得更远。联想作为一个营业额达4000多亿元的IT制造企业,在错综复杂、迅速波动的全球市场环境下,近几年来能够持续保持经营业绩的两位数增长,实属不易,值得赞赏和支持。

    如今,我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希望有更多的企业能够走出去,在全球市场上展露锋芒,这方面联想集团是一个成功典范。衷心期待我国能够涌现出更多实现国际化运营和全球化创新的制造企业,共同推进我国制造业由大到强,建设制造强国!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读者评论 (0)
请您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