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邬贺铨院士:工业互联网单项技术上可以生长出新巨头

2020-06-23澎湃新闻

110阅
新技术基础设施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还有算力基础设施,包括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

    今年,“新基建”成为热词,企业如何抓住创新机遇,新基建又该如何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

    6月20日,在2020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中国企业家生态线上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发言中提到,国家发改委对新基建范围进行了明确,具体可以分为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以及创新基础设施三大类。在这三大类中,信息网络是新基建中的基础之基础,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领跑新基建。

    邬贺铨说,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又可以分为三个方面。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包括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新技术基础设施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还有算力基础设施,包括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

    邬贺铨判断,工业互联网是企业发展所要走的路,新时期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发展工业互联网。而现在之所以提出工业互联网,一个原因是5G的出现,使得工业互联网有了很好的支撑手段, 另一原因则是边缘技术的发展。

    邬贺铨进一步解释:“5G结合工业互联网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边缘计算。之前我们说云计算是一个集约化的概念,能够很好地把信息化的效率大大提升。如果说我们企业里的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远程医疗、工业互联网生产线机器人都要把它的数据送到中心云,距离太长,传输时间太大,因此中心云决策以后回来不可能得到实时性。我们需要把云的能力一部分分割下来,下沉靠近数据产生的源,这就叫边缘计算或边缘云。”

    邬贺铨说,在工业互联网领域,除了边缘计算,还需要重视物联网,而物联网因为有了5G的加持,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结合已经发展为智联网,这大大提升了物联网的效率。而有了这些技术,可以使得现在很多的应用上云,得到很多的处理能力。

    邬贺铨进一步表示,这次疫情促进了云办公、云课堂、云商贸、云招聘、云签约等云经济的发展,即便疫情过后,没有了隔离的要求,上云依然会受到大家的欢迎,因为上云可以减少出行、节约时间。“上云本身也是一种产业,有咨询公司预计到2023年云游戏市场全国规模超过超过1000亿,到2022年云教育市场超过3000亿,当然工业上应用空间更大。”邬贺铨说。

    在工业互联网发展方面,邬贺铨在回答网友提问时表示:“中国发展工业互联网有窗口期,比如工业发展不错的德国,从工业3.0到4.0预计需要10年时间,整个工业互联网的过程在中国估计也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另外,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不同,消费互联网是全球联网,工业互联网可能很小部分需要连接全球网络,绝大部分应用工业企业都是不希望联网,都是内部的。所以,自然是一个‘池塘’,而且千万还别连到‘大海’,连到‘大海’还增加了不安全性。”

    邬贺铨进一步判断,能做成工业互联网核心平台的,很难有新的巨头,因为它要求企业从底层到高层,都要有很充分的了解和原来的产业基础、技术基础,但新的巨头是可以在工业互联网出来。 “这并不矛盾,新巨头可以从单项技术上出来,比如,做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做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的芯片,做工业互联网大数据挖掘的一些专用软件,做一些专用的工业控制软件,这些都是可以生长出新巨头的。”邬贺铨说。

    对于5G与工业互联网的结合是否还会带来更多应用?在邬贺铨看来,答案是肯定的,5G的出现是信息技术与工业技术的融合剂,两者的结合带来了一些应用例子,但这些应用并不代表全部。

    “回顾移动通信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很多移动通信的一些业态是在网络能力具备以后催生的,比如说2G,全世界是1991年开始的,中国是1994年发的牌照,2G出现以后我们有了短信、QQ、支付宝;3G,全球是2001年开始的,中国是2007年开始的,3G出现后,我们有了智能手机、移动电子商务、微博、O2O和微信;4G,全球是2010年开始的,中国是2013年开始的,4G出来以后,我们有了扫码支付、共享经济、社交电商、智能搜索、快手、抖音等短视频,这些应用也是4G刚发牌照的时候根本没预想到的。”邬贺铨说。

责任编辑:田耘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e-works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并以尽力标明作者与出处,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联系方式:editor@e-works.net.cn tel:027-87592219/20/21。
读者评论 (0)
请您登录/注册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