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苏徐工:全链扶植产业生态,协作共创开辟转型先路

2022-08-05

374阅
      徐工传承红色基因的徐工,担大任、行大道、成大器,五年来规模效益显著提升,在世界工程机械行业排名从第7攀升至第3,徐工将继续向登顶的目标奋进,打造真正的世界一流企业和“百年老店”。

      五年来,徐工研发投入增长5.6倍,产品全线板块全面发力的同时,5G、工业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融入到企业中。回顾徐工的数字化转型历程,起步早、迈步稳,不断周深向实。徐工从夯实智改数转的基础,到通过一系列创新应用突破行业难题,再到向外赋能、孵化、集聚一条产业链,合力冲破高离散的复杂阻隔;从核心系统延展,徐工也不断向外借力以修炼内功,在英特尔、SAP思爱普、联想等技术企业的助力下,共同谱写数字化转型的协奏乐章。

从铁血担当到全链扶植,“功成不必在我”贯穿终始

      说起徐工——其前身为成立于1943年的八路军鲁南第八兵工厂——便不得不说从“小米加步枪”时代砥砺而来的铁血本色。现在的徐工秉承红色基因和光荣传统,形成的登顶精神成为我们理解徐工的一个关窍。

      徐工一直说“决战在市场,决胜在工厂”,事实上,「工厂」与「市场」确实是徐工最为着意的两大“战地”,也是数字化转型履足最早最深之处。

      徐工的数字化起步很早,一直走在行业最前列。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年开始,历经了信息化基础建设阶段、两化深度融合阶段、数字化提升阶段和智能化升级阶段,基于厚重的工业知识沉淀和丰富的数字化建设经验,总结提炼出能够引领行业、带动产业上下游、中国企业自己的智能制造模式——徐工智造4.0.。

      徐工智造4.0有一套独立的、标准的评价体系——STLV模型。涵盖了对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和第四代工业革命技术的应用,对智能制造经济效益的衡量,以及对行业的引领作用。。目的是打造具有领先性的标杆工厂,实现数字技术与效益的紧耦合。

      作为工程机械产业链的核心企业,面对多品种、小批量、高度离散的工程机械制造行业特征,徐工帮扶建立了一支“数字化同盟军”,为3000家的上游供应商队伍提供数字赋能,对下游经销商提供数字化产品,将徐工经验于全链路流程重构,最终形成数字化生态。

      徐工机械CIO付思敏说道:“内部智能制造能力做强做好了,才有可能进行输出。”徐工的产业链协同尝试,打破了数字化转型高大的技术围墙,书写了链接资源与合力发展的样本,从而完成了由“赢”向“共赢”的转变。在变革的道路上,徐工从来不吝帮扶,既是历史积淀下的文化价值选择,也实打实地让徐工稳居国内行业第1位、全球行业第3位,为实现珠峰登顶打下坚实基础。

数字化转型不仅需要拓展边界,也需借力协奏

      徐工的数字化转型是在产业范围内不断地进行边界拓展,强化自己的数字影响力。但数字化转型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系统性变革,不仅需要铁血的担当与决胜的壮志,也需要成熟的技术支撑。在徐工这个庞大的有机体,前者是基因,后者则是骨架。早有协同意识的徐工,比谁都更要明白借力与合力的重要作用。

      徐工借力的支点在SAP。据付思敏介绍,徐工开始应用SAP在2009年,徐工内部的数字能力均以SAP系统为支撑,包括研发模块的主数据管理,制造、工艺、采购、销售、财务、成本的管理,以及以ERP为核心构建的数字孪生产品。随着徐工智改数转进程的不断推进,徐工对制造领域、服务领域的拓展越来越深,对数字化供应链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行业内率先突破基于模型驱动的智慧供应链管理,破解生产计划准确性行业瓶颈难题。行已至此,徐工寻求将原来的SAP ECC 系统升级至 SAP S/4HANA,实施历史数据的整体迁移。

      37TB业务数据的整体迁移,关键点在于数据的安全性,落脚点在于数据的延续性。尤其徐工的数据迁移发生在疫情时期全球芯片供给错位的时刻,真可以说是到了“决战前夜”。徐工选择了借助联想的专业力量,用联想ThinkSystem SR950 SAP HANA一体机来避免扩容停机和重新部署的问题。SR950 除了HANA认证之外,还采用了纵向扩展的方式,极大降低扩容风险和扩容停机窗口。而SR950所搭载的第二代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更实现了内存技术的突破性创新。不仅在内存容量上提升2倍,还升级了内存纠错技术以满足徐工高容量、高可靠性的业务需求。

      徐工这套标本兼治的强大合力又一次书写了行业样本。迁移之前徐工一家子公司的财务月结时间大概为30小时左右,优化之后,结算时间缩减至了4小时。谈起这场打赢了的仗和竞相造访的行业同侪,付思敏十分骄傲:“大部分企业采用新建方式,而徐工是采用同步模式,迁移之后用户体验、数据延续性也非常好,在行业里面徐工是率先完成的,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很多人前来咨询、交流、学习。”当前,数字化转型已然不是一片待开掘的荒野,任何的偶然迈步都能一枝独秀。相反,协奏才是趋势,唯有协奏才能于有限的腾挪中碰撞出无限共鸣的可能。

      标杆一个工厂,帮扶一条产业,协作一次变革,一个好的范本所带来的领头羊效应不可估量,徐工无疑是这样的范本。动态、复杂、系统的数字化转型难点被徐工的前瞻、实干、求解所攻破,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匠心灌注于每一个零器件与每一步转型脚印中。
 
责任编辑:王阳
读者评论 (0)
请您登录/注册后再评论